位置:钱柜娱乐官网 > 科技资讯 > 正文 >

小米七年:从颠覆者到被颠覆者 雷军还能找回初心吗

www.zaoan.cc 2017年04月08日 11:37来源:新浪综合

2010年4月6日,雷军跟十来个人一起喝了碗小米粥,正式开始小米公司的创业。如今七年过去,小米还在路上。

图片来源:视觉中国
图片来源:视觉中国

2012年7月2日,伍亮雄坐了整整21小时火车,从广州到达北京。

陌生的城市,沉重的行李,36摄氏度的高温。

热浪滚滚,前一天下的雷暴雨已了无痕迹,汗流浃背的伍亮雄好不容易扒住一辆出租车。

“去小米公司。”他说。

“什么大米小米,不认识。”司机一脸茫然,拒载了。伍亮雄一连截了五六辆出租车,都没人知道这家用庄稼命名的公司。他很纳闷。

“我一直以为小米的知名度是很高的。”伍亮雄后来说——即便赴京前他还花了很长时间说服父母,小米不是一家传销组织。

1.“我要去小米工作”

现在看来,2012年是智能手机最好的时代,也是最坏的时代。

一方面,凭借iPhone 4惊艳市场的苹果继续独领风骚,当年乘胜追击推出了稳中有变的iPhone 5。

另一方面,开放的安卓平台改变了整个智能手机生态。所有品牌重新归零,开始血雨腥风的残酷较量。

那一年,老态龙钟的诺基亚与摩托罗拉已半截入土;幸运的HTC抢占先机,市场占有率压过诺基亚仅次于iPhone,登上昙花一现的巅峰;财大气粗的三星则采取双旗舰(S+Note)引领下的机海战术,与苹果一同瓜分了智能手机市场大部分利润;索尼Xperia、LG、Nexus等大牌同样虎视眈眈。

与此同时,国产手机则是“中华酷联”(中兴、华为、酷派、联想)的天下。

然而,当时“中华酷联”仍沉迷于庞大的运营商定制机市场,并不能真正代表国产智能手机的崛起。

一个重要的事实是,当年几乎没有一款国产手机敢超越1999元价格线雷池一步。

在大牌厂商激烈厮杀时,2010年4月正式创立的小米正在闷声成长。

2011年12月,小米手机第一轮开放购买,三个月后售出第100万台;2012年6月7日销量突破300万台。

这样的成绩还不足以引起大厂商的侧目,却成功验证了“先做ROM再做手机”的“小米模式”可行,同时也为小米手机带来第一批忠实“米粉”,其中就包括伍亮雄。

伍亮雄是最早的“米粉”之一。2010年8月小米推出MIUI首个内测版时,伍亮雄还是大一学生。好不容易拿奖学金和过年红包凑钱买了一台摩托罗拉的“里程碑”,喜欢折腾手机的他转身就刷了小米的ROM。

“当时在论坛上研究什么ROM好,听说有一个MIUI挺好的就刷了。发现的确比原来的好太多,就一直用。”伍亮雄说。

在安卓发展早期,原生安卓的很多功能不是差,而是压根没有,比如软件管理器、主题、通讯薄等等。

尝到甜头的伍亮雄刷机成瘾,一口气把班上同学的手机能刷的全刷成了MIUI,其中不乏HTC、三星、摩托罗拉等大牌手机。

从此他开始混迹小米的“MIUI论坛”,用自己丰富的刷机经验解答了很多关于MIUI的问题,并很快进入论坛“特殊用户组”。

2011年8月16日,小米正式发布小米手机,定价1999元,国内首款双核1.5G手机,“各种配置都特别屌那种”。

随后马不停蹄的,小米转战广州举办了一场“米粉”线下见面会。

因为学校在郊外,当时伍亮雄坐了两个小时公交赶到广州天河区参加活动。见面会特别小型,全场只有一百号人左右,气氛却意想不到地热烈。

那天主讲的是“阿黎”——小米联合创始人黎万强。但当时伍亮雄不但不认识阿黎,连雷军是谁都不知道,“只知道他们是做MIUI的”,却依然觉得特别酷,觉得这才是真正的创业公司。

在伍亮雄眼中,小米就是中国的苹果公司。“当时就打定主意要去小米工作。”他后来说。

因为是MIUI论坛资深用户,在论坛里也很活跃,于是跟小米官方接触后,他只通过一个电话面试就拿到了在小米实习的机会。

大三考完试,伍亮雄便迫不及待地买了火车票。

他去报到时,小米由于人员增长很快,办公地点已经从银谷大厦迁至望京卷石天地大厦。一进办公室,眼前齐刷刷的全是电脑,特别符合他对互联网公司的想象。

他也如愿拿到了小米员工牌:1560号。

2.“铁人三项公司”

比起伍亮雄这些后来被小米公司气质吸引而来的年轻人,早期员工李伟星和金凡加入小米则纯属机缘巧合。

最早组建小米初创团队时,雷军秉承的是精英主义。他曾说要创办一个“铁人三项公司”——把谷歌、摩托罗拉和微软最棒的人才集合在一起。

事实上在早期小米公司研发团队除了金山以外,一半以上员工都来自于这三家公司,而且公司平均年龄为32岁。这样的背景,这样的年纪,在哪个公司都是顶梁柱。

比如李伟星和金凡。他们分别来自微软和谷歌,在各自的岗位上工作了四年以上。

在微软的四年间,李伟星专注于研发Windows Phone摄像软件的一部分功能。因为专注的领域太窄,在工作中他萌生了很多创新的想法,在微软的体制下却无用武之地,工作热情日渐消磨。

2009年年末,微软突然决定改变策略,基本放弃Window Phone在中国的市场,因此微软中国相应部门重整,全部收回美国总部。

在留意公司内部机会的同时,李伟星也开始寻找外面的机会。

在面试完谷歌之后,有一个人把他推荐给了创新工场。后来李伟星表示对创新工场做操作系统的模式有一定顾虑。

这个人就是林斌,他在筹备的项目正是小米,他又把自己正在筹备的项目告诉了李伟星。

当时林斌还在谷歌,正在准备与雷军一同创立小米。随后与雷军一拍即合的还有时任微软中国工程院开发总监的KK黄江吉,时任谷歌音乐产品负责人的洪锋,以及时任摩托罗拉北京研发中心高级总监的周光平。

由于是中山大学校友,林斌之前就认识李伟星。跟李伟星简单聊了一下后,他把李伟星推荐给雷军面试。

“聊了几个小时,聊雷总做过和在做的一些事情,聊手机行业的现状、对智能手机的看法、做小米手机的目标等等。算是相互了解吧。”李伟星回忆道。

两天后,李伟星决定加入小米,工号12号。

2010年的互联网界还发生了一件大事:谷歌决定正式关闭在中国大陆的网络搜索服务。

在鲜花涌向谷歌北京、上海的办公室的同时,身在谷歌的金凡也在思考自己的未来。

本文地址:/system/20170408/413213.s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!

今日热点资讯